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易水通会员您好!请登录 注册

黑龙江哈尔滨何家沟、松浦支渠返黑返臭 大量污水未经处理排入松花江

作者:易水环保网 发表时间:2021-12-30 09:35:09 来源:中国环境报

  2021年12月,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黑龙江发现,哈尔滨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存在明显短板,何家沟、松浦支渠销号不久即返黑返臭。

  一、基本情况

  何家沟、松浦支渠位于哈尔滨市中心城区。何家沟全长32公里,自南向北在道里区群力新区汇入松花江。松浦支渠位于松北区,全长6.8公里,经排灌站联通松花江。2018年,何家沟、松浦支渠入江段被认定为黑臭水体,地方经治理于2020年底上报实现销号,但由于工作不实、措施不力,不到半年即返黑返臭。此次督察发现,何家沟入江段为轻度黑臭,松浦支渠入江段为重度黑臭。

  二、主要问题

  (一)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溢流

  何家沟、松浦支渠整治方案均明确要求严控污水直排,但督察发现,两条黑臭水体控源截污严重不到位。松浦支渠大量生活污水经松浦排涝桥下雨水口喷涌而出,监测结果显示,化学需氧量、氨氮浓度分别高达374毫克/升、34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18倍、33倍。何家沟下游段设有3个用于防洪排涝的雨水泵站,均有大量生活污水汇入,经监测,河松泵站污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浓度分别高达219毫克/升、44.3毫克/升、5.1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10倍、43倍、25倍;康安泵站每天向何家沟排水3万余吨,氨氮浓度最高达13.5毫克/升,超地表水Ⅲ类标准近13倍。

  何家沟沿线截污干管收水区域内没有实现雨污分流,雨天时截污干管31个溢流口存在不同程度溢流,其中安阳电动闸溢流口问题最为突出,2021年7月至8月,连续开闸放水55天。

  (二)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

  哈尔滨市2019年提出建设群力西污水处理厂,但截至此次督察进驻时尚未开工,建设进度严重滞后。根据《黑龙江省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十三五”规划》,何家沟上游的平房污水处理厂应于2020年底达到一级A排放标准,但至今尚处于调试状态,仍在执行一级B排放标准。

  何家沟上游的磨盘山净水厂是哈尔滨市主要供水单位,2006年投运以来脱泥处理设施长期闲置,含泥废水处理厂获批10年也始终未建成,每天产生的约2万吨含泥废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排何家沟。

  2021年10月底,磨盘山净水厂紧急实施含泥废水处理,但由于自身不具备脱泥能力,将大量极高浓度泥浆经市政管网排入平房污水处理厂,有关部门对此默许放任。督察进驻期间,平房污水处理厂进水悬浮物浓度瞬时峰值达6000毫克/升以上,超过设计处理能力23倍,导致污泥生化系统濒临瘫痪,不得不投加超大剂量药剂,治理效果难以保证。

  (三)督办整改只做表面文章

  河道清淤敷衍应对。哈尔滨市2018年制定的《何家沟黑臭水体整治技术方案》明确要求开展河道底泥清淤,但有关区县长期不落实,直到2021年5月省级有关部门督办后,才对入江口1.3公里河道实施应急清淤。督察发现,上游30余公里河道仍沉积大量底泥,最大深度达2.49米。

  此次督察进驻前,哈尔滨市在何家沟上游设置临时围堰,用于减少上游河道底泥对下游水质的影响。督察发现,围堰设置后,反而导致上游河道内污泥大量淤积,水质急剧恶化。监测结果显示,水体氨氮浓度高达48毫克/升,属于重度黑臭。

  三、原因分析

  哈尔滨市和道里区、松北区对松花江流域水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推进城区黑臭水体治理担当作为不够。有关部门履职不到位,主动作为不够,习惯于修修补补,控源截污、清淤疏浚等黑臭水体治理根本性措施长期不落实,离治理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黑龙江哈尔滨何家沟、松浦支渠返黑返臭 大量污水未经处理排入松花江
021年12月,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黑龙江发现,哈尔滨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存在明显短板,何家沟、松浦支渠销号不久即返黑返臭。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备案号:京ICP备18055842号-2   北京慧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10-80456546

邮箱:426767361@qq.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1983创意产业园

Navigation

网站导航

___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发布求购           >在线投稿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