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易水通会员您好!请登录 注册

清华教授主动联系,竟因本报一篇小说<六号窨井>

作者:叱狼 发表时间:2022-04-12 08:18:06 来源:中国环境

 这天,上班路上,大雨滂沱。县生态环境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宫范民正谨慎驾车前行。突然,福来污水处理厂侯经理来电报告:“管网巡检员发现,春鑫路提升泵站里,刺激性气味很重,估计有企业向污水管排放工业废水。”福来污水处理厂承担着整个县城的生活污水处理任务。一旦高浓度工业废水汇入,活性污泥中的微生物“中毒”,将会导致处理工艺瘫痪,后果不堪设想。事关重大,宫局长心头顿时一阵慌乱。

 (一)

 要来泵站的定位,宫局长又叫上中队长苏信义,一路飞驰,赶了过去。走进泵房,浓烈的异味扑鼻而来,那是苯系物的气味。

 “太呛啦,肯定有企业偷排污水。”巡检员语气果断。

 “这条管网上游通到哪儿?”苏队长问。

 “往西一公里,春鑫路最西头。”巡检员说。

 苏队长对这片区域比较了解,附近有4家食品加工厂、一家汽修厂和一座物流园,并没有使用苯系物的企业。

 事不宜迟,这股水说不准已流入主管网,宫局长建议侯经理赶紧调几辆槽罐车,抽取这段管网的污水,妥善处理。随后,他带着苏队长和执法队员,又叫上巡检员,沿线挨个撬开窨井盖,看看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雨淅沥沥地下着。

 他们打开窨井,闻气味、采水样。还没撬几个,裤管就已湿透。到七号窨井,几乎闻不到苯系物的气味了。那么问题出在刚查过的六号窨井?不过,这个窨井连通着两家农家乐,还有9家农户,按说不会有苯系物呀。

 “有人偷倒废水?”苏队长猜度道。然而,雨水冲刷,遗迹都没了,从哪里突破呢?

 宫局长穿得单薄,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大家衣服湿了,先回去换了,然后把样品送监测中心,请实验室加急分析,咱们根据检测结果,再做‘指纹’比对。”他看了看手表,“11点,在执法局会议室集合。我邀请公安部门,一起研判。”说完,各自散去。

 11点钟,会议室里,人到齐了。公安局黄队长询问了案情,又追问排入管网的废液是否属于危险废物。宫局长根据经验判断,可能性很大。黄队长立即说:“线索摸排要快,否则证据可能会灭失,而且查处也要快,防范这类问题再次发生。”

 究竟如何查呢?黄队长觉得,不管用什么方式倾倒,总归要用车辆运输,于是决定调取关联路口的监控,搜寻蛛丝马迹。宫局长建议,最好调近两三天的,巡检员每天巡检一次,说不准昨天就倾倒了呢?黄队长一口答应,立即行动。

 采样的检测数据,晚上才能出来。去年中秋节,曾发生过一起废水偷排案,在“重点行业企业排水荧光指纹库”里比对废水检测数据后,很快就锁定了嫌疑对象。执法队员小张这方面经验丰富,于是宫局长安排他专门负责。

 (二)

 春鑫路周边区域属于城乡接合部,环境较为混乱。午饭后,宫局长决定带队现场调查。在偌大的物流园里,他们兜兜转转两个多小时,甚至连公厕都查看了,并未发现可疑之处。随后又去了两家食品加工厂,里里外外仔细勘察,仍毫无所获。

 不想,当他拐弯走进已停产多年的铸造厂,绕过两栋破旧的瓦房后,突然发现残破的水泥地面上,停放了5辆货车,其中两辆平板车,挂着运输危险废物的黄色警示标牌。

 危废运输车怎么停在这里?宫局长疑惑起来。再往前走,地面上散放了十几个白色塑料吨桶,有的桶壁上还残留着危废标签,“主要成分”一栏,有的写着“苯系物”,有的写着“切削液”。右侧屋檐前,一口小水井,直径六七公分,屋檐下还有一台小水泵……

 莫非在这里非法洗桶?宫局长刚要掏出手机拍照,身后传来两声轻咳,回头看,一位门卫模样的人走来,宫局长谎称是镇拆迁办的,敷衍着往外走。

 回到车上,宫局长和苏队长研究,如果这个地方是洗桶点,而有些吨桶又装过苯系物,那么就与污水管网的废水产生了关联。不过这里到底是不是洗桶点呢?仅凭当前证据,还无法认定。

 宫局长回到局里,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吃完加班餐,执法队员小张的“指纹比对”结果出来了:跟任何行业企业的废水特征都不吻合,废水溯源依然指向不明。

 黄队长那里有没有进展?打电话过去,黄队长叹着气说:“关联路口的视频监控少,虽然发现了3辆嫌疑货车,但监控接力,基本排除了作案可能。”

 从当前掌握的情况看,铸造厂的洗桶嫌疑点是唯一线索了。

 有执法队员建议,那些吨桶随处乱放,虽然不能断言违法,但可以督促他们运走。

 苏队长摇摇头,不认同:“如果这样做,他们肯定不会在这里洗桶了,但极有可能换个地方,继续干,无异于‘摁下葫芦浮起瓢’……铸造厂里停放危废运输车,在隐蔽角落的打水井配了水泵,显然都不合常理。我建议,对铸造厂继续调查,下一步,不管如何处理,总归都要抓个现形。”

 “危废运输车都装了卫星定位系统,明天我去交通局,从监管平台上查查这两辆车的行驶轨迹。”宫局长叮嘱,“苏队长,你带人用无人机,观察洗桶嫌疑点。无人机飞得高一些,确保地面听不到声音。”

 第二天上午,在县交通局运管处,工作人员将车牌号输入监控平台,两辆危废运输车的行驶轨迹一目了然。17天前,这两辆车的夜间停放地点突然换到了铸造厂。从去向上看,除了危废处置单位,还去过模具铸造、纺织印染等企业,运输线路是合理的,也是连贯的,没有出现临时停车等异常情况。

 苏队长那边忙活了大半天,无人机间歇放飞了四五次,也没有收获。不过苏队长感到,用无人机盯控,持续性不够强,而且遇到刮风下雨,恐怕就派不上用场了。该咋办呢?

 铸造厂对面,相隔百余米,是一家粮库,办公楼房顶上能望见洗桶嫌疑点。他琢磨着,能否安装可变焦的视频监控?宫局长对此很支持:“从交通监控平台看,白天他们忙着运货,晚上洗桶可能性较大。如果装上监控,就可以全时段监控了。”

 当天晚上,监控就安装和调试到位了,手机上随时可以调看。虽然监控视角稍偏,但基本能够覆盖目标区域。执法队员轮流值班盯控。

 (三)

 3天过去了,目标区域装卸过吨桶,但数量不算多,也没有清洗。

 第四天下班前,宫局长接报说:“刚才两辆车卸了17个桶。如果是转运,他们根本没必要卸下来,估计今晚会清洗。”

 下班后,宫局长手机不离身,时不时查看监控。然而,直到凌晨,监控区域没有任何动静。

 是不是天太冷?或者对方有所察觉?虽然众人心有疑虑,但也别无选择,只得继续盯控。直到次日傍晚时分,宫局长接到电话:“快看,他们准备洗桶了!”

 宫局长匆忙打开手机上的视频监控软件。果然,有4个人分工协作,开始洗桶了。他们用水泵把井水抽上来,正用高压水枪朝吨桶里侧冲刷。

 “立即到粮库门口集中!”宫局长命令。粮库门口,较为隐蔽,不易察觉,而且便于快速冲往洗桶点。

 25分钟后,执法队员集合到位,洗桶点已洗了八九个桶。

 “现在冲进去?抓现形?”有的执法队员急不可耐。

 宫局长却犹豫起来,因为他在视频里看到,洗桶废水被收纳到了两个吨桶。“关键这些废水怎样处理的呢?如果交给危废处置公司,这并不算严重违法。那么六号窨井的废水就跟这个洗桶点没有关系。”

 大伙儿躲在车里,紧盯手机屏幕,过了近一个小时,吨桶洗完了。有人开始冲刷场地,有人开了叉车,把吨桶装到平板危废运输车上。剩下最后两个桶,叉车先将它们摞起来,从底座托起时,分量明显不轻。叉车没有将这两个桶装上车,而是朝着铸造厂外驶去。

 叉车跑不快,也跑不远。宫局长让执法队员赶紧放飞无人机,从高空远远地跟踪监视。叉车左拐右绕,驶上春鑫路后又走走停停,有车辆偶尔驶过,它便赶紧停下来,关闭车灯。

 叉车如此鬼鬼祟祟,宫局长心里隐约有了谱。他联系黄队长,讲了盯控进展,又请他带干警,到附近等候消息。

 黑魆魆的夜里,执法队员与叉车保持一百五六十米的距离,秘密地跟在后面。果然,叉车停在了六号窨井旁,有人麻利地撬开井盖,又拧开了吨桶底侧的阀门……

 事不宜迟,几名执法队员像离弦之箭,嗖地冲了过去……黄队长很快也赶到了,安排干警把4名涉案人员带走审问。

 涉案人员很快交待:半个月前,他们打了水井,买了水泵,专门用于洗桶,担心白天被查到,只好晚上干……一个星期前,在六号窨井偷倒过5个吨桶的废液。

 他们擅自倾倒危险废物已超过3吨,涉嫌刑事犯罪。不过,有了口供,还需要现场证据来印证。可现场如何取证?黄队长顿时犯了愁。宫局长却笑起来,指着水泵上的电表说:“根据用电量,可以知道水泵工作时长,再去瞧瞧水泵的功率,不就知道取了多少水洗桶吗?”

 黄队长恍然大悟,猛拍了两下脑门,朝着宫局长竖起大拇指。


清华教授主动联系,竟因本报一篇小说<六号窨井>
《六号窨井》的作者,正是就职于江苏省苏州市生态环境部门的王欣,笔名叱狼。王欣告诉记者:“尽管创作采用的是虚构的小说题材,但是文中所涉及的溯源过程、所用技术等都依托于现实。”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备案号:京ICP备18055842号-2   北京慧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10-80456546

邮箱:426767361@qq.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1983创意产业园

Navigation

网站导航

___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发布求购           >在线投稿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