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易水通会员您好!请登录 注册

内蒙古缺水地区为何保护不好水?数百万吨消失的地下水去哪了?丨中央督察典型案例追踪⑨

作者:邹祖铭 发表时间:2022-04-15 08:44:56 来源:中国环境

 今年年初,水利部与临汾市、鄂尔多斯市、东营市等三市针对地下水水位明显下降等问题进行会商,严肃指出这些地方与近年来国家推动地下水超采治理的工作基调不一致,与当前生态文明建设、高质量发展的最新要求不适应,并提出要进一步检视地下水超采的严重性及其治理的紧迫性,避免因超采加剧而付出更大代价。

 记者近日跟随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到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在黄河旁边的鄂托克旗城内,窥见了全市地下水超采治理推进缓慢的“冰山一角”。带着四个疑问,记者也逐步揭开了背后的原因。

 一问上报数据:漂亮的取水总量背后,为何是频繁反弹又频繁销号?

 谈到鄂托克旗,有几个标签值得关注:黄河边拥有16万人口的城镇、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工业百强县、鄂尔多斯面积最大的旗县、年均蒸发量是降水量十倍的严重缺水地区。

 在这些标签的叠加影响下,工业高速发展和水资源高度紧张间的矛盾日益显露。那么,大量的工业生产用水从哪里来?据了解,旗内地表水资源主要是依赖黄河,但是黄河水指标监管严、成本高,于是,低成本开采地下水资源一时变成了鄂托克旗的“香饽饽”。

 为逐步削减地下水超采量、遏制地下水位持续下降、稳定生态系统,其实早在2015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就在全区范围内划定了33个地下水超采区,其中,鄂尔多斯市境内超采区的数量达8个,居全自治区第一。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西北部的棋盘井岩溶水小型基岩裂隙水浅层地下水超采区(以下简称棋盘井超采区)紧邻黄河、又是内蒙古重要工业生产基地,一直以来,也备受关注。

 7年,棋盘井超采区的治理是否发生了变化?督察组在翻阅鄂托克旗上报材料中发现,2021年,地方上报棋盘井超采区内地下水取水量为398万立方米,低于自治区划定的平均每年地下水可采量为512.46万立方米的标准。

 但与此同时,督察人员还察觉到,自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提出内蒙古自治区地下水超采严重后,自治区要求对地下水超采区实行水量和水位的双控制,面对双控考核,棋盘井超采区近几年的动作可以体现为:频繁治理、频繁销号,但结果还是水位持续下降、超采问题依旧。

 一组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棋盘井超采区地下水水位持续下降已超过20米,成为全自治区水位下降最严重的超采区,先后6次被内蒙古自治区水利厅下达了红牌预警。

 2022年1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前夕,鄂托克旗制定了棋盘井超采区巩固治理实施方案,对水位下降问题再次上报了销号。

 “销号”和“红牌”的对立,不禁让督察人员心里打起了鼓:既然都低于规定取水量了,为何水位却还在大幅度下降?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漂亮的取水量还能站得住脚吗?

 二问取水乱象:取水手续违法违规,以罚代管岂能一劳永逸?

 督察组拿到鄂托克旗提供的棋盘井超采区内企业名单,准备通过抽查的方式去现场核验一下企业的取水用水情况。

 督察人员在抽查过程中发现,企业违法违规取水现象严重,未安装取水退水计量器或者计量器失灵的较为普遍,这就导致了企业的实际取水量,远远超过取水许可证上批复的标准。

 我国水法要求,取水应当计量,并按照批复的取用水量使用,多余退水部分要按照要求严格落实去向。显然,这些企业为躲避缴纳足额的水资源税,抱着“没人细查就置之不理”的心态,在看不见的地下装起了糊涂。

 而长期以来,当地有关部门也“高度近视”,多是以简单的罚款和补办手续替代整改,进而导致了企业违法取用水问题泛滥不已。

 像取水不合法合规的企业,棋盘井超采区内还大量存在,督察组发现,棋盘井超采区内有9家混凝土搅拌企业的年总用水量达到了3万吨以上,然而,这些企业均没有合法的取水手续。

 通过与地方有关部门的反复排查核验,督察组统计出了一组数据,通过简单计算便可得知:2021年,棋盘井超采区实际取水量达995万立方米,比原上报量猛增了597万立方米,是原上报量的2.5倍。

 三问用水现状:水资源交易毫无章法,水资源争夺为何费尽心思?

 督察组在鄂托克旗发现的问题,还远不止于此:当地水资源交易状况都混乱不堪、无人监管了,却还不遗余力地在水资源争夺上动起了歪脑筋。

 根据进驻前掌握的线索,督察人员来到乌珠林沟,在这条汇入黄河上游的季节性河流岸边,发现了一个16.5万立方米蓄水池。只见,水池主体已施工完毕,截水管道已基本铺建连通,只待一声令下就能截取黄河水。但督察发现,这个蓄水池在没有经过环评审批、水利工程建设审批等科学评估过程后,便拔地而起了。

 而在蓄水池的不远处,督察人员还发现了随意堆放在岸边的工程弃渣,对河流的生态环境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沿着乌珠林沟河道边继续行走,督察人员竟意外地发现了私人开凿的取水井,井边售水管高高地立在空中,挂牌上的售水电话格外醒目。据调查,这位违法人员在2021年8月至今年3月期间,先后售卖地下水二十余次,数量达到了近三千吨。

 督察发现,地下水偷买偷卖的情况还发生在不少企业身上。来到鄂托克旗红缨焦化有限责任公司,督察人员要求企业提供水交易记录,结果发现,企业为实现生产用水需要,长时间地私自购买大量地下水,仅2021年,该企业非法购水就超过40万立方米。

 就这样,在鄂托克旗内,企业和个人的水资源利用,在空心化的监管下完成了暗自输送与接收,当地政府自然无法摸清水资源底数,更无法对水资源进行宏观调控,大量本可以节约下来的水资源付之东流。

 四问缺水地区:地下水超采治理何时见真章?“以水定城”为何走了形?

 回看黄河边上的这个城市,水资源是制约区域经济发展的突出短板。如何利用好水资源帮助鄂托克旗实现高质量发展,是当地首要考虑的问题。而旗内地下水开采的一团乱,都折射出了当地权责部门对珍贵水资源的冷漠态度,从而酿成了人民群众的“公共存款”在暗流涌动中被少数牟利者提走的局面。

 鄂托克旗棋盘井超采区违法取水用水影响生态环境的问题,其实是鄂尔多斯市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鄂尔多斯全市年均降雨量远远低于蒸发量,水资源短缺、水资源承载力不足,一些工业企业又需要大量的用水,缺水和区域发展的长期拉锯,这就导致了鄂尔多斯内地下水超采境况多发频发。

 一直以来,鄂尔多斯其实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在被内蒙古自治区划定了全区最多地下水超采区后,鄂尔多斯市制定出台了《“十三五”水资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实施方案》,方案目标提出,到2020年,各流域、各区域用水总量得到有效控制,地下水开发利用得到有效管控,8个地下水超采区基本实现采补平衡,地下水位不再下降。

 然而,在鄂尔多斯境内,除棋盘井超采区地下水位2019年以来下降最为严重以外,据公开资料显示,达旗树林召、达旗白泥井、乌审旗查干苏莫区、鄂前旗敖镇水源地、鄂前旗三段地等5个超采区地下水位2021年第三季度水位平均同比下降了2.32米、第四季度地下水位平均同比下降了1.14米。

 这么看来,方案中“不再下降”的目标任务也落了空。

 2021年10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坚决落实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走好水安全有效保障、水资源高效利用、水生态明显改善的集约节约发展之路。

 “十四五”时期,是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黄河又是鄂尔多斯唯一的过境河流,境内工业经济发展都不离不开水资源。如何管住用水目标、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加强水资源承载能力刚性约束,让水资源润泽这片缺水但又资源丰富的大地?鄂托克旗乃至鄂尔多斯是时候加快探索的步伐了。


内蒙古缺水地区为何保护不好水?数百万吨消失的地下水去哪了?丨中央督察典型案例追踪⑨
今年年初,水利部与临汾市、鄂尔多斯市、东营市等三市针对地下水水位明显下降等问题进行会商,严肃指出这些地方与近年来国家推动地下水超采治理的工作基调不一致,与当前生态文明建设、高质量发展的最新要求不适应,并提出要进一步检视地下水超采的严重性及其治理的紧迫性,避免因超采加剧而付出更大代价。记者近日跟随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到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在黄河旁边的鄂托克旗城内,窥见了全市地下水超采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备案号:京ICP备18055842号-2   北京慧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010-80456546

邮箱:426767361@qq.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1983创意产业园

Navigation

网站导航

___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发布求购           >在线投稿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