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氮超标排放1100吨!这家污水处理厂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

行业新闻 2020-09-29      来源:环保圈
分享到:

    易水环保网:9月28日,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继续通报典型案例。

    上周三四,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首次通报典型案例,涉及一家垃圾填埋场,《环保圈》对此已有报道(详见《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这家垃圾填埋场犯了啥错误?》)。

    本周一,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继续通报,被点名的则是一家污水处理厂——浙江衢州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

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

    督察组表示,该污水处理厂长期超标排放,总氮分别超标2.75倍和1.85倍,仅2018年以来就超标排放总氮1100吨。

    01、总氮超标排放1100吨

    今年9月9日至13日期间,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浙江省督察时发现,浙江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污水处理厂存在长期超标排放问题。

    出现问题的企业叫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是衢州市绿色产业集聚区工业污水的集中处理单位,目前该厂日处理污水量达3万余吨,尾水主要排入衢江支流乌溪江。

    按照2015年5月衢州市生态环境部门批复的要求,该污水处理厂应该执行《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级B的排放标准,总氮排放标准应为20毫克/升。

    但是,由于脱氮工艺不完善,该出水的总氮一直不能稳定达标排放。

    对此,该厂也曾经召开专家咨询会,会议提出了“制定整改方案,补充完善脱氮处理工艺环节”等提标改造的意见。

    但是,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并未按照此意见及时进行整改。

    与此同时,当地的环保部门——衢州市生态环境部门也放宽标准,出具《关于衢州市清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污水处理厂排放标准的复函》,对企业排放标准进行调整,其中未对总氮排放指标提出控制要求。

    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此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时发现,该污水处理厂2018年出水的总氮平均排放浓度为75毫克/升,2019年总氮平均排放浓度为57毫克/升,对照一级B的排放标准,分别超标了2.75倍和1.85倍。

    也就是说,仅2018年以来,该污水处理厂超标排放总氮就达1100吨。

    直到此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进驻前,该污水处理厂才实现达标排放。

    由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主要目的是“督政”,所以对当地环保部门进行了批评。

    督察组指出,

    衢州市生态环境部门未能坚持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对企业违法排污没有严格监管,致使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总氮长期超标排放。

    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发现巨化清泰污水处理厂总氮超标的问题后,当地已经立即对巨化集团公司内部13家二级分厂和高新园区85家涉氮企业开展了总氮的全面排查,确保纳管企业全部达到行业排放标准或纳管标准。

    02、污水处理厂成中央环保督察重点

    事实上,污水处理厂已成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关注的重点之一。

    今年5月,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反馈情况,涉及福建、甘肃、海南、重庆、青海、上海6省市,以及五矿集团、中化集团2家央企。

    根据“环保圈”统计,在这一次的反馈问题当中,督察组总计反馈了44个污水处理问题。其中“处理能力不足”问题最多,为15个;偷排问题其次,为13个;此外还有超标排放、管网建设滞后、提标改造滞后等问题。

    在督察涉及的6省市和2家央企中,这些问题都普遍存在,其中以青海和海南最多,包括上海这样的发达城市也有。

    在青海,督察组发现,紧邻青海湖区的二郎剑污水处理厂,自2018年10月以来,出水总磷最高浓度超标达9倍,氨氮等超标问题也非常突出。

    在重庆,江津白沙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2019年6月才建成投运,但同样存在掩盖污水溢流问题。督察组进驻后,重庆白沙建设有限公司为掩盖污水溢流问题,先是埋设暗管分流污水,后又临时封堵偷排口,导致大量工业废水通过暗管直排长江。

    在海南,2013年以来,海南省共有291个房地产项目自行配套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涉及住宅36万套。但是,督察组发现,这些自建自营污水处理设施大多运行不正常、监管不到位,不但没有实现中水回用目标,而且大量污水直排环境。

    当然,督察组重点关注,也有可能给环保产业带来一些商机。比如,督察组通报中就显示,很多地方存在“污水处理能力不足”的问题。

    例如,在福建,督察组发现,按照厦门市的要求,到2019年年底应该新建扩建污水处理能力70万吨/日。但直至2019年上半年,当地才启动51.5万吨/日污水处理能力建设。

    至2019年7月督察组入驻时,当地仅仅新增了6.5万吨/日的污水处理能力,这与70万吨/日的目标显然还有一定差距。

    管网的问题同样突出。在上海,督察组发现上海的管网建设还存在滞后,部分区域管网雨污不分、混接错接等情况较为普遍,汛期污水直排问题严重。

    截至2019年7月,上海全市调蓄设施服务面积不到20%,只能采取站放江,加剧了河道污染。

    这些问题,其实都有望给环保企业带来机会。按照生态环境部的解释,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推动高质量发展”,而“高质量发展”的其中之义就包括“推动绿色产业发展,补齐环境基础设施的短板”。

    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表示,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推动下,地方政府累计投资1140亿元,新增污水管网19872公里,新建污水处理厂(设施)305座,新增污水处理能力1415万吨/日。

    这些措施,一方面解决了生态环境问题,另一方面也拉动了经济增长,同时还提升了城市的品位,使得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都得到了提升,实现了多赢。

0
推荐文章
一周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